Amazing China

A long line of armored vehicles driving through the highway in front of the window…

家門前坦克車經過

I met another tank and armed policemen while circling around the street in Beijing.
Another tank

You don’t see another sign like this.
No loitering

And, here I present a noise concert of a very quiet Beijing subway train.

Bread Fever

最近做麵包做到非常自嗨。自從拿到安吶傳來的5分鐘麵包食譜並試驗了第一次以後,便不可自拔地掉入在麵團裡攪和的情節。自己烤出來的麵包果真和食譜上形容地一模一樣,表皮酥脆,內層彈性飽滿扎實又充滿空氣感,麵的香氣十足,是相當道地的歐式鄉村麵包。看著自己烤出來的麵包不覺每每得意一番,並且心滿意足。

my bread

朋友知道我烤麵包的瘋狂行徑後,轉寄了一段伊莎貝.阿言德所著《春膳》裡的一段話,警告我「自行烘焙麵包可能引發危險激情」!原文是這樣的:

烘麵包像作詩,是種憂傷的使命,最根本的條件就是靈魂要有空閒。詩人和麵包師傅在供給世界營養這方面,可說是難兄難弟。

如果你堅持寫詩和烘焙自己的麵包,跳過這一節吧,它不是為你這種人寫的。每件事都想親自體驗,即便一次也好的人,早晚都逃不過動手做麵包的誘惑。這種情形下,我建議你在麵包造型上做些有趣的變化,彌補初學者理所當然缺乏的技巧。基於這一理念,我送我母親一個「聖器官」(義大利人常如此稱呼男性性器官,但不 知是出於傲慢或諷刺)造型的麵包模型。但烘出來的麵包巨大得令人尷尬,母親不敢拿出來招待客人,唯恐侮辱到那群慣常到家中喝下午茶的八旬老翁。情色廚房裡,麵包是不可或缺的作料─麥子公認有催情效果,也是生殖力的象徵─但是做麵包要花上好幾個鐘頭,這等時間不如用來在床上快活。我建議挑一家上好的麵包店採購麵包即可,不必感到罪惡,索性把揉麵糰這門耗時費工的技術一古腦兒放棄也罷,因為人生在世,一輩子能做的事實在太有限了。

看完此文,我嗚呼大笑,果真砍到我。不過,我還是繼續寫我的詩和做我的麵包~現在,我甚至把家裡的烤箱改造得像是十分專業蒸氣烤箱環境,買來一塊烤pizza專用會呼吸的大石板來確保穩定的高溫,以追求更高層次的口感,並且隔天自拍了video以娛樂回敬這位朋友。

發明5分鐘麵包食譜的兩位天才之官方網站:
http://www.artisanbreadinfive.com/

短詩 #707

空氣擰著鼻頭滲出的皮油印在玻璃上見你從前面過

另一端

相隔的腳步沒有交叉已經錯過不及

數不上的拍子

亂了

短詩 #627

一切都是練習曲反反覆覆反覆

所有音調都彈一次

還是老錯同個音

指尖掌握不住那溜走的

腦袋沒法在那個逃離之前低迴演練

踩進柔軟的錯誤裡就是無法鋪盤設局

流沙般地

被擁著

 

輕吟

短詩 #618

戒掉所有的癮

手發抖

放下回憶的鬼魅

額頭冰涼

茶沖好了

想起要喝的時候又已經冷去

身體和這個世界存在著絕對性的時差

滴噠搭辣

接縫不上的時間如幽谷沉邃空洞

短詩 #525

堆玻璃菱角反射折射幾個誤會太多光影嗟錯的世界彼此相不溶解

互瞪中間沒有冷漠沒有期待沒有太多距離卻永遠沒有辦法瞳孔直接交換眼神

翻轉為廣告標語不斷播送迷幻虛象

即使是如此親密的人

再一個再一個怎麼樣的鏡頭

下一個被修抹又被咀嚼的表情

一切被綁上電線接上線

雖然拍不到辦公桌上不會有的遊戲和大便時想不到的事

那裸露在外的盡是工地般興建中

沒有全貌

沒有真實身分

我看不見你

你也忘了我

光  點  斑      斕

短詩 #519

燦爛也殘破的煙花白

    抖

                     落

 

 

                                             息